弗莱堡_百度百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xodusitsolutions.com/,弗赖堡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弗莱堡,位于德国西南边陲,靠近法国和瑞士的弗莱堡(Freiburg im Breisgau)是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直辖市,弗莱堡大行政区的首府,位于黑森林南部的最西端,人口约20万。很多人认为弗莱堡是德国最温暖,阳光最灿烂的城市。也是德国最古老也是最具旅游吸引力的城市之一。

Rathausplatz 2–479098 Freiburg im Breisgau

弗莱堡全称:布莱斯高的弗莱堡是德国巴登-符腾堡州Breisgau地区的一座城市。弗莱堡的瓦邦社区是德国最“绿”小区,实现“无车生活”。弗莱堡,拥有林地5138公顷,林地面积占市辖区总面积的43%,属德国拥有最多林地的城市之一。除此之外,弗莱堡是世界闻名的太阳能之城,拥有全欧洲最大的太阳能开发利用研究机构,已经形成了太阳能研究所、太阳能企业、供货商和服务部门一体化的太阳能经济网络。作为绿色城市的典范,弗莱堡在气候保护、能源利用、交通规划、垃圾处理等各方面都给予我们启示,值得思考与借鉴。

另一种是想住在弗莱堡的人。透过这句话,我们可以看出弗莱堡人的自豪与自信。

位于两座城门之内的市中心,仍然是早期城市的结构,古色古香。鹅卵石铺成的人行道色彩斑斓,上面的各种图案华美而实用,如面包圈后面是面包店,剪子后面则是裁缝店。弗莱堡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立交桥和地下通道,但几乎所有的建筑,无论办公场所还是住家,阳台上都摆着鲜花。慢悠悠的有轨电车反衬出这个城市的不慌不忙,行人偶尔从它的前面穿过,它并不懊恼,只是铃儿叮当地提醒你。

故事里的小溪,是弗莱堡的特色之一——一条遍布街巷的人工水渠。渠中流的可不是污水,而是如假包换的泉水。900多年前,工匠们利用弗莱堡东高西低的地形,从黑森林山上的德莱萨姆河引入河水,河水从市区穿流而过,最终汇入莱茵河。在中世纪,小溪担负着救火消防、提供生活用水和牲畜饮水的重任。但19世纪,市政府认为小水渠过时了,把它遮盖起来;上世纪50年代,德国汽车俱乐部更是要填平水渠,理由是它阻碍交通,不少汽车在此出事。但弗莱堡人强烈反对,百年小溪幸存了下来。到了上世纪70年代,老城被改造为步行区,不再允许汽车驶入,政府还派专人保持水渠的清洁。如今,在炎热的夏日,孩子会在小溪里嬉戏,成群的人们坐在小溪边畅谈欢聚,还有人把当地产的特色啤酒放在溪水里降温。一条小溪保存了近千年,小城居民的环保意识可见一斑。

从市内的城堡山坐电梯或徒步往上,可登上一个大的平台,那里是俯瞰市容的最佳点。然后,顺着不同方向的道路,通往林区,途中不时有冒出的泉水可供饮用。在黑森林中漫游散步、跑步和骑自行车,是弗莱堡人最钟情的休闲项目。

黑森林地区有许多湖泊,蒂蒂湖是其中之一。从弗莱堡坐火车,只要45分钟就能抵达,它海拔850米,湖水最深处达40米,清澈见底。在蒂蒂湖周围,有许多小巧玲珑的商店,令游客流连忘返,在众多的黑森林工艺品中,“布谷鸟钟”不可不买。

除了爬山,在弗莱堡的另一项最喜欢的运动是沿着“德哈以萨姆河”步行或骑自行车。河的这边是人行道,对岸是自行车道,沿途有李子、苹果、核桃等,当地人说,这是公共的,你喜欢就尽管采好了。

自然景光如此美妙,人文景光亦毫不逊色。小小的弗莱堡,大学有著名的弗莱堡大学,科研机构有著名的马普研究所。关于后者,我准备下次专文介绍,这里只说说弗莱堡大学。这个刚刚度过550周岁生日的著名学府,群星灿烂,10多位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得主和马克斯·韦伯胡塞尔海德格尔哈耶克等一大批社会科学家,是其杰出代表。“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在弗莱堡大学教学楼的铭文下,荷马亚里士多德的塑像昭示着自由大学精神的本质。弗莱堡学人,对得起弗莱堡这个名字——“自由之堡”(“弗莱堡”的德文含义)。

小城是干净的,报纸上暧昧的色情广告和赤裸裸的红灯区表演,其落脚点都在大城市,生活在弗莱堡,不会有与诱惑作斗争的累的感觉。

弗莱堡,德语的字面意思是“自由城堡”。这座位于德国南部的小城距离法国和瑞士都不远,而独特的地理位置也使得弗莱堡很早就成为了这一地区的工商业重镇。公元十二世纪,这里出现了小型城镇,14世纪中期从一个地方伯爵手里购买来了自治权并转而投靠哈布斯堡王朝寻求保护,但保持了较多的自由。大约1200年,弗莱堡开始建设自己的大教堂。从中世纪末期到文艺复兴早期是弗莱堡历史上充满了进步和惨剧的时期。

1457年公爵阿尔布莱希特六世建立了弗莱堡大学,这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Image:2 Freiburger Münster.JPG

中世纪建造的弗莱堡大教堂1520年弗莱堡城进行了一系列法律改革,在当时是最激进的。他们试图在旧的城市习惯法和罗马法之间建立某种平衡。这些改革获得了广泛的认可,特别是关于民事诉讼法、刑罚和城市宪法方面。同样是在1520年,弗莱堡决定抵制宗教改革并成为上莱茵地区天主教的中心.

1536年,强烈而偏执的“女巫恐慌”导致了该城第一次追杀“女巫”(witchhunt)的行动。1564年,黑死病夺去了当地2000多名居民的生命,为了寻找原因,追缴“女巫”的行动不断升级,并于1599年达到了顶峰。

17世纪、18世纪和19世纪,是弗莱堡历史上暴风骤雨般的年代。弗莱堡被瑞典人围攻并占领,全城遭受重创,人口只剩下2000。此后弗莱堡又分别被奥地利和法国统治了很长时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地处偏僻的弗莱堡也没有逃过战火的摧残。在三十年战争和其他的冲突中,弗莱堡先后曾经归属奥地利、法国、瑞典、西班牙和德意志邦联。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弗莱堡被严重炸毁,1940年德国的飞机错误地将60枚炸弹投在了弗莱堡火车站附近,1944年盟军的轰炸使城市遭到进一步破坏,市中心大部分建筑被夷为平地,大教堂幸运地成为了少数例外。战后,城市在中世纪规模上进行了重建,不久就并入州。1945年,弗莱堡被法国军队占领,一直到1991年法国军队的最后一辆坦克撤出,弗莱堡才不再受到法国的军事管制。

20世纪90年代末,一个新的汽车禁驶区在从前的法军驻地建造起来,这里大约居住有5000居民,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模范区”,这个小社区中的很多家用电器通过太阳能提供能源。

弗莱堡市区虽然规模不大,但却会聚了大量优美别致的老式建筑,其中老市政厅和弗莱堡大学建筑群堪称其中的代表之作。弗莱堡其实是德国著名的大学城,创建于1457年的弗莱堡大学则是德语国家中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大学的建筑并不集中,而是散布在市区各处,可以这么说,弗莱堡的城市和大学紧紧融合在一起,人们很难分清,究竟哪里是大学,哪里是城市。在弗莱堡全城20万人口中,将近十分之一是大学生,而也许正因为是大量年轻学子的存在,使得弗莱堡这座古老的小城也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弗莱堡大教堂虽然不如科隆大教堂那么有名,但其实从规模和建筑艺术的角度来说,却也并不逊色多少。弗莱堡大教堂从1200年开始兴建,1513年正式完工,尽管工程前后历时三个世纪,但争强好胜的弗莱堡人会告诉你,鼎鼎大名的科隆大教堂因为资金短缺而修建了400多年才基本竣工

,而科隆还在为后续工程募集资金。与此相比,拥有当地雄厚财力支持的弗莱堡大教堂建造速度已经算是很快的了。由于地处黑森林门户地带,因此弗莱堡教堂大量采用了黑森林盛产的红色砂岩作为建筑材料。由于这些砂岩很容易遭到风化侵蚀,因此经常需要进行替换。所以,弗莱堡大教堂的外部建筑材料已经几乎是全新的了,不过内部装饰还是基本维持了初建时的模样。尤其是教堂大门入口上方的一组圣经人物雕塑更是栩栩如生。由于在中世纪时期,人们的教育程度很低,因此教堂的雕塑就成为了平民百姓了解圣经故事的最佳教材,而弗莱堡大教堂门口的圣经人物群雕也获得了“无字圣经”的美名。

作为绿色城市的典范,弗莱堡在气候保护、能源利用、交通规划、垃圾处理等各方面都给予我们启示,值得思考与借鉴。

从2005年起,不可回收性垃圾被运往南郊20公里处的TREA垃圾处理站焚烧。TREA有很高的环保标准,保证了垃圾处理的安全性。垃圾焚烧过程产生的余热,可保证两万五千户人家的供暖。城市百分之一的用电,亦来自于利用垃圾发酵产生的热量。

相比之下,广州市家庭生活垃圾的收集还停留在混合收集阶段,难以全面实现垃圾无害化和最大限度的减量化、资源化,增加了垃圾处理的难度和成本费用,不符合当今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要求。实践证明,实行垃圾分类收集是城市生活垃圾收集的必然选择。推行生活垃圾分类收集,从源头上减少垃圾的处理量,可促进城市垃圾资源化。弗莱堡的经验告诉我们,要有效的提高生活垃圾的处理效率,必须“从居民家庭的源头分类垃圾”,发动全市市民一起参与垃圾的分类。

在弗莱堡有世界第一座使用太阳能的建筑物;有罗尔夫o迪旭设计建造的、可随太阳旋转的“阳光屋”和太阳城;在沃邦区有太阳能电池住宅楼;市中心足球场是世界第一个采用太阳能的足球场。在弗莱堡,市环境部门的就业人员将近一万人,几乎占所有就业人员的百分之三。属于环境部门的企业多达1500多个,创造收入高达五亿多欧元。弗莱堡市居民每人平均抛弃的废物量,明显低于全州和全国水平。市民们为了尽一份努力阻止全球变暖,都积极参与到“为二氧化碳减肥”活动中,通过与其他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进行对比,制定自己的二氧化碳“减肥”计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